火箭少女101解散,还会有“坐上火箭”的女团吗?

告别典礼上,女孩们最后一次以组合情势歌颂与舞蹈,之后,她们与“火箭少女”这个前缀告别,各自走向崭新的花路。

成团、解散,“坐上火箭”般的火箭少女101在万众瞩目中走过了特殊的两年。你印象最深的,是哪些记忆?

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

告别典礼上,火箭少女101重新穿上了粉色制服,唱起《创造101》的主题曲:“Pick me pick me up,你越喜爱,我越可爱。”

那一刻,让很多人回忆起两年前的那个夏天:101个练习生女孩儿怀揣着妄想走进《创造101》训练营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成团出道。

加入节目前,孟美岐与吴宣仪已经在组合中小著名气;Sunnee杨芸晴出道好几年,但只有寥寥几个粉丝;Yamy被告诉可能是最后一次加入通告;赖美云曾被剧组导演谢绝;李紫婷正在一部新剧和综艺中抉择,最终决议抓住这个机遇……

她们带着背水一战的勇气,在舞台上努力展示自己的实力。

2018年6月23日,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出、段奥娟、Yamy、赖美云、紫宁、Sunnee杨芸晴、李紫婷、傅菁、徐梦洁脱颖而出,组成“火箭少女101”团正式出道,限定运动期限是2年。

成团夜,女孩们哭着、笑着奔向舞台,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成为她们的注脚。

两年,731天,她们一路“横冲直撞”,现在来到了告别的时刻。

为什么是“横冲直撞”?因为这个号称“中国第一女团”的组合,在国内很难能找到可借鉴的先例。

在这档现象级的女团提拔节目里,火箭少女在众人关注中成团,时光却只有两年。运营方如何将11个由观众选出的、来自不同公司、作风完整不同的女孩组合在一起?她们个人发展和团队之路该怎样和谐?一切看起来都是未知。

两年,她们有哪些收获?

23日晚,在3个多小时的告别典礼中,火箭少女101演唱了《生而为赢》《月亮警察》《飒小姐》《硬糖》《创造101》《11次心跳》《卡路里》《Light》《嘘!我跟你讲》《Rocket girls》等歌曲,每位成员带来了自己的solo演唱。

回望过去两年,她们共宣布了3张专辑《撞》《立风》《遇见·再见》,2018年9月1日,《撞》销售额破1600万元,获得QQ音乐2018年首张“殿堂金钻唱片”认证。她们完成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的飞行演唱会,为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唱的《卡路里》成为全民“神曲”。

除了音乐作品,火箭少女101开展了逾40场表演,包含湖南卫视、江苏卫视、北京台等晚会表演;综艺方面,她们不仅有独家打造的两季团综《横冲直撞20岁》,还参与了《超新星全运会》《合唱吧300》,并在解散前集体加入了《炙热的我们》。

在个人方面,火箭少女的成员也在朝不同的方向发力:《创造101》中“C位出道”的孟美岐,已经推出“双钻石唱片认证”的个人EP《犟》,出演电影《诛仙》,加入了演技类综艺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,还担任了综艺《明日之子》的导师。

吴宣仪、杨超出和傅菁参与了《口红王子》《吐槽大会》《心动的信号》等多档综艺的录制,并参演电视剧《斗罗大陆》《长安诺》《仲夏满天心》《你是我的命中注定》等;

段奥娟、Yamy、赖美云、张紫宁、Sunnee杨芸晴、李紫婷、徐梦洁几位成员则倾向音乐,她们演唱过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《快把我哥带走》《凤弈》等影视剧的主题曲或推广曲……

“愿我们,有顽强热闹的眼睛,含着泪,也敢各自飞行。”23日晚,当火箭少女101演唱最后一首歌《5452830》时,所有成员都变得泣不成声。

每个人说起自己两年的回想,都是满满的感动。

从校服女孩到尺度女团成员,年事最小的段奥娟眼泪汪汪地说:“一想到以后的化装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了,炒团也听不见吵了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两年前自称“全村的自豪”的杨超出,在舞台上再次不顾形象地大哭:“你们看,老天不必定爱聪慧的人,万分之一也会宠幸到笨小孩身上,所以不要废弃平淡和笨的自己。”

曾在节目里高喊“再也不要回去串鸡爪”的小彩虹徐梦洁说,希望大家一切安好,“我必定会英勇往前走的,追梦之旅永远不停歇”。

习性独来独往的Yamy,坦言遇到火箭少女101之后“泪点变得特殊低”:“曾经我们从各自的窗外遥望,我们不停地奔驰,本来发明我们仰望的是同一个月亮。”

在第二季《横冲直撞20岁》里,她们去到每一位成员的故乡,体验童年生涯,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聊天、玩游戏、表演节目、穿着婚纱拍写真,每次相互提问,她们都能很快说出彼此的小机密,而每次聊到告别、解散的话题,大家都会一起泪奔。

还会有下一个火箭少女101吗?

令人遗憾的是,火箭少女101的告别典礼,并没有集齐完全的11位成员。

6月21日,成员李紫婷由于“突发性耳鸣”,表现将服从医嘱缺席告别典礼的表演环节。此前,她在社交网络晒出输液照并透露保持不下去了,Yamy也发表过身材超负荷的评论。

与高人气相对应的,这支限定团从出道开端,就成为了许多“矛盾”的中心。

两年前,出道第二天的火箭少女101以火箭般的速度登上了卫视首秀,但其舞台表示遭到了观众质疑,之后,女孩们的曝光运动总不令人满意。而有关歌曲分配、站位、代言的风吹草动,也时常能引发粉丝间的争议。

2018年8月初,孟美岐、吴宣仪、张紫宁“险些退团”,艺人原经纪公司与运营方之间的矛盾,也让火箭少女101某一时代的同框看上去颇有些尴尬。

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临近解散时,火箭少女101的舞台与“团魂”受到越来越多人的确定。

《炙热的我们》里,她们带来飒爽的《皇后与妄想》,后又集体“黑化”,演绎梦幻的《怪美的》。告别典礼上,火箭少女101新歌《硬糖》受到好评,但这是她们的合体首唱,也是最后一次演唱。

“这样的歌为什么要到解散时才出?”有网友评论道。

同样值得关注的是,是11位女孩的资源差距。成团两年,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出的搜索指数远远超过后面的成员,商业代言、杂志封面、影视剧、歌曲资源也形成了阶梯状散布。23日晚的告别典礼,冲在热搜前面的,还要属成员杨超出和主持人张大大的大哭。

对火箭少女们来说,“毕业”之后的各自翱翔,才是真正考验的开端。

前不久的江苏卫视“6·18”晚会上,火箭少女101停止了最后一个集体的卫视表演;另一边的湖南卫视“6·18”晚会,从《青春有你2》走出的THE NINE则带来了成团后的第一次演出;再过几天,《创造营2020》的7人团也将成团出道……

“偶像元年”两年后,限定团选出好几个,但还会有火箭少女101的影响力吗?在“舞台空荡荡,偶像在片场”现状的当下,这些成员的未来将如何?

6月24日0:07,正式营业的赖美云工作室宣布全新单曲《女孩与王冠》:“让我们一起陪同小七去追更多明天吧。”这是告别火箭少女101的女孩,宣布的第一支个人作品。

挥洒过汗水、泪水,获得过掌声、笑声,再次走上花路、重新站定……阅历过隆重的开场与告别,现在,她们将再度启程。(完)